来源:龍吟榜  周珈瑶 Season Zhou  2016-6-27
孔子眼中的创意与创新

龍吟榜記者 周珈瑶  Season Zhou

 

陈佩琪,Rene Chan,JKR合伙人及总经理。这次是Rene第一次来戛纳,这次作为Speaker之一的她在戛纳的舞台上带给大家关于中国创意和西方创意的不同之处。

 

龙吟榜:这次您的演讲在现场引起了不少的反响,也让老外对中国的市场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可以和我们简单分享一下这次演讲的内容吗?

Rene:我这一次的话题是“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 through the eyes of confucius—孔子眼中的创意与创新”。为什么有这个话题呢?最主要是因为在我读硕士的时候,有一个老师告诉我,外国人和中国人从根本上是有很大的分别的;分别在于,外国人更喜欢挑战很多东西,比如说,为什么下雨,我可不可以控制下雨等等,而中国人会觉得,下雨,太好了,我们可以收集更多的水,雨后的阳光也会很好等等这样很顺其自然。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所以我现在做东西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中西国家的很大差异化,为了了解更多,所以有了这样一个主题。

 

 

中国人和外国人从根本上世界观就是很不同的,对于中国的创意来说我们很少会挑战一些事情,我们更多的是“以和为贵”,更多的是相互合作,而外国人更多的是挑战和创新。所以我谈到有两种不同的创意方法,一种是adaptor style,另一种就是innovator style。

 

 

但是在现在这个年代,我们很多都是以创新为先,很多时候创新甚至反过来,强过创意,而人们谈论更多的也是关于创新的话题。所以我觉得当下创意的标准好像被埋在某一个角落,反而创新才代表现在的创意。但我们中国人本身其实就是比较喜欢传承一些东西,比如说我们的美术史,从几千年前到今天都还是有水墨画,但是纵观西方人的美术史,他们是不断颠覆,然后重新再来。所以对于中国人而言,我们血液中更多的是adaptor style的创意。我有举例提到一些新的创意,比如说支付宝和微信,之前他们都是引进国外的技术,但是之后我们延展出了很多创新的东西,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创新平台。所以这就很好的证明了,我们并不是没有创新或者创意,只是比起直接的创新或者突破,我们更适合在已经建立的东西上去颠覆,并把这样东西做的更好。

 

 

最后,我想说的是,现在这个世界基本是相互连接,相互融合的状态,大家需要的是相互互补,而不是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中西方的创意,一个真的好的创意人应该有一个能相互理解和包容的世界观。

 

龙吟榜:和大家聊聊这次戛纳行的感受吧。

Rene:这是我第一次来戛纳,之前听起来这是一个很大型的盛会。当我来到之后,觉得规模确实是很大型,但是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惊艳。反而我觉得我们中国人或者亚洲有没有可能自己也有一个盛会去庆祝这个事情,因为我觉得西方人很懂得让80分的东西说到100分;但亚洲人更喜欢把明明是100分的东西说到只有50分,因为亚洲人崇尚谦虚。所以我觉得,我们能到这边来和西方人一起庆祝,那为何不能反过来,我们自己创办一个,请西方人来和我们庆祝,从而了解更多的东方文化。